【SEN媽有話兒】評估的猶豫和恐懼
Renita Kong 是親子教具平台創辦人,亦是香港都會大學幼兒教育系專業顧問。

兒子在兩歲時被確診為輕度自閉症,七歲時再被確診患有ADHD(過度活躍症),故陸續找不同專家訓練孩子。2014年,她以「過來人」身份與教育工作者及言語治療師,製作趣味教具給小朋友邊玩邊學。

香港都會大學幼兒教育系專業顧問Renita Kong

年尾收拾屋企, 無意中看到兒子排到政府評估的報告, 真是百般滋味......

回想孩子約2歲同一時間等候私人及政府評估,大概等了3至4個月排到私人評估, 確診高功能自閉 (當時還是使用DSMIV的準則)。當刻問自己第一個問題是, 「佢點算啊?」

心裡很難過,但亦要去面對及接受這個事實,便開始安排治療及自己不停學習,了解自閉症的症狀及作為父母怎樣和他一起走下去。

訓練一段時間後,終排到政府評估便再去做多一次,當時確實有很多奇怪想法......

「可能私人評估當日表現不佳才會確診。」

「已經訓練了幾個月,會否已經沒有自閉症?」

結果仍是一樣,所以治療及訓練仍然要繼續下去。

轉眼間,兒子現在已讀小學,而自己亦因為他投身於教育界。今天重新翻閱評估報告,說真的,仍然好心痛,但亦慶幸我們當天不猶豫去做評估,因為我們為他爭取到更多時間做訓練。

有些時候,會在社交平台看到有些家長詢問,其他家長究竟做不做評估。我想說,其實怎麼可能單憑看到家長幾十個字形容,便可立即評論該不該做評估呢?畢竟我們都不真正認識那位孩子,我們不可能以自己小孩的成長速度做為標準,而在網上判斷別人的孩子有沒有狀況。

我當然明白及體諒這些家長為何在網上求答案。我會建議如果察覺到小孩與其他小孩有些不一樣,不防先去健康院或兒科醫生尋求專業意見。如果認為有需要,再安排評估。

作為過來人,其實評估並不可怕。當然,評估結果會多多少少打擊家長的心情,但換個角度,若評估結果能夠指引孩子需要什麼合適的幫助,這不是更好嗎?

撰文:Renita Kong

上載 2021-11-23 18:00:00 觀看